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一千六百零二章严重的问

作者: 时间:2020年08月08日 0条点评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严重的问题

六合门。

程匀在大长老门外焦急的等待着。

大长老从高空而来。

“大长老,怎么样,有找到宗主吗?”程匀忙问。

大长老摇了摇头。

“大长老,有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程匀说道。

“那就不要讲了。”

大长老走进了院子。

“……”

程匀跟上去,还是说道:“大长老,您不该躲着宗主的,现在可好,宗主离家出走了。”

“他又不是小孩子。”大长老说道。

“相比于咱们来说,就是个小孩子啊。”程匀道:“大长老,您想想您年轻的时候。”

“我年轻时候从来都是听从长辈的安排。”大长老道。

“关键是,他是宗主啊。”

程匀叹了口气,“我和小火女聊了一下,小火女说宗主是老婆的。”

“有老婆又怎么了?修真者不能按世俗的眼光来看。”大长老说道。

“小火女还说什么了?”大长老问道。

“哦,小火女说宗主与她分别的时候念叨着要回去了。”程匀道。

“回去……”

大长老眯了眯眼。

突然,他看向了高空,一道身影由远及近。

是万灵宗的齐天成。

“你们是不是故意将田二苗给藏了起来?”

齐天成不悦的道:“你别忘记了,当年是咱们两个人约定了的。”

“我当然记得。”大长老回道。

“哼!”

齐天成冷哼了一声:“你六合门有了新任宗主,你看到了田二苗的潜能,所以,你打算反悔了?”

“齐兄,怎么会呢。”大长老道。

“那你来告诉我,田二苗去了哪里?”

齐天成皱眉道:“现在整个东洲都穿着田二苗不愿意娶南枝,从而逃离了,你知道这给万灵宗和南枝造成多大的影响吗?”

“我巴不得宗主和南枝在一起。”

大长老说道:“我感觉宗主好像遇到了困难。”

“放屁!”

齐天成喝道:“天煞雷他都能度过,我的孙子可就在现场的,还有比天煞雷可怕的东西吗?”

“禁忌沙漠。”大长老道。

“嗯……”

齐天成眉头一皱,“姓文的可不会对田二苗有威胁的。”

“修身小镇的阵法处于崩溃的边缘,小镇人民惶恐,文老头不见得能够压制的住。”

大长老说道。

齐天成思考了一下,他还是摇头,“不可能,而且,小镇阵法崩溃和田二苗有什么关系?”

“齐兄难道忘记了我们宗主是领悟了仙凡掌的人。”

听到大长老这么一说,齐天成瞳孔一缩。

顿时,他吼道:“小镇敢把我未来孙女婿当成了材料!”

“在绝对的惶恐下,任何事都能发生。”

大长老说道:“想必汤升也给你说了,宗主在与他们分别钱念叨着要回去了。”

“他为什么要回去?”齐天成问道。

“宗主受制于人,宗主的肉身每一天都在强大着,因为文老头的馒头,那馒头给宗主造化,同样,也让宗主对其有了依赖。”

大长老说道。

“受制于人……依赖……姓文的早都下了套?”齐天成眯着眼睛。

“文老头可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不说他,修身小镇的段成魔等人可不是吃素的,哦,瞎子也在。”大长老说道。

闻言,齐天成猛然转头,“瞎子……”

“所以,我觉得咱们两个还是去一趟比较好。”大长老说道。

“你等我一下,我先回一趟宗门取个东西。”

说罢,齐天成一飞冲天。

“太好了,大长老有齐长老跟着,宗主一定没事。”程匀松了口气的样子。

“但愿如此……”

大长老摇头叹息。

田二苗在枯井里来回走动。

周围有着灰黑色的气体,这些气体每时每刻都在试图进入他的身体。

田二苗清楚,这些气体是要将他体内的仙气给逼出来。

还好,田二苗的肉身足够强大,能够阻止了。

但是,时间不会太久。

田二苗有些焦急。

他伸手拉了拉垂下来的铁链。

锈迹斑斑的铁链立马变成一条雪白的龙骨。

“想要将我的仙气和身体来滋养神树修复阵法……那好,我就毁了你的阵法。”

田二苗盘膝坐地,他开始炼化龙骨。

用龙骨淬炼肉身,放在平常的话,田二苗不会去时间的问题,可现在,他感觉真是太慢了。

神魂动用不了,他没有办法与龙纹沟通,否则,用来修复龙纹那速度绝对快上很多。

龙骨使得肉身变强,是可以更好的抵御周围的灰黑色气体的侵袭,这一点对于田二苗来说是不错的事情。

可是,淬炼肉身的他睁开了眼睛。

他捂了捂肚子,肚子发出“咕咕”叫声。

他已经在这里呆上了一天,肚子饿的难受。

没有馒头吃,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田二苗眉头紧皱,他看了看井上方,灰黑色气体遮挡了他的眼睛。

“该死的,我就算不被这些气体给弄死,也会饿死的啊。”

田二苗苦思冥想。

但,有什么用?不能够出去,就吃不到馒头。

饥饿感是愈发的强烈了,致使田二苗都无法专心利用龙骨淬炼肉身了。

所以,周围灰黑色气体侵入身体的速度加快。

如此下去,田二苗真的要完蛋。

田二苗深切的明白这个道理,可他除了焦急其它的真的没有办法做。

又过去了一天,田二苗趴在了地上,身体软软的很无力。

他的眼睛光彩都不再旺盛。

“馒头,我要吃馒头啊……”

田二苗嘴里念叨着。

“文先生,你处心积虑啊,你用馒头牵着我,就是为了今天吧……”

没错,田二苗不觉得文先生可以和这件事划开界限。

是文先生让田二苗来找瞎子的,所以,田二苗觉得这是文先生和瞎子商量好的。

“你为什么借别人之手?你在怕什么?”

田二苗低语着:“你既然怕,那你为什么还敢这么做?“

“你躲在后面不出面,你真的这么虚伪啊,难不成还想我死了都念着你的好不成?”

田二苗的往上伸。

他的手都变成了灰黑色了,那灰黑色在朝着胳膊上侵袭蔓延。

速度不快,可是,却也不慢。

“桀桀。”

一道怪笑发出来,“还有和我有着同样遭遇的啊,看着令人兴奋呢。”

(本章完)

结膜炎
三个半月宝宝拉肚子怎么办
纯中药制剂感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