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火天衣第015章隐形人

作者: 时间:2020年08月08日 0条点评

血火天衣 第015章 隐形人

天衣学院的宿舍还算好找,由于学生很多,所以规模也十分的大,也分男生和女生。

单是这男生宿舍好像就比元山城中的城主府还要大不少,若是不知道内情的人,说不定真的会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地方,足可见现在的天衣至少在烈国已经成为了普遍现象。

在大陆诸多学院当中,恐怕天衣学院已经占据了实质上的第一把交椅,一旦敌对的两个国家开放,天衣圣门成为大陆暗之统治者的日子恐怕就要来到了。

到底是凶,还是吉?

每当仇无衣想起这件事,心中总是一片迷茫,尽管看不到这条路所通往的方向,却始终有一种隐隐的不安。

拂去心中的阴霾,仇无衣带着巨大箱子走进了分配的房间当中。

单间宿舍的价格很贵,一个月就要一百枚金币,是普通宿舍的三倍之多,而且除了单人单间以外,实际上并没有更好的条件。

简而言之就是坑人。

不过在这之前仇无衣也反复考虑过,得出的结论是甘愿被坑。

仇无衣立刻关上了宿舍门,理所当然地,学院不会特意给学生提供藏匿财物的密室之类。

在门口的位置一眼就能将里面的一切看的清清楚楚,因为空间只有这么一点而已,连最基本的隐蔽物都没有。

"只能放床下了吗……算了,总比别的地方强点。"

找了半响也没有寻到适合的位置,仇无衣只好将木箱整个塞在床下,财物的上方覆盖着几层衣服,也算是一层保护。

财物来自朱家的车队,单纯的金币数量不算很多,交纳学费和住宿费之后就所剩无几,而那些能够换成钱的东西也不可能一次全部甩出,这样多半会引起注意。

做完这些,仇无衣转手检查木箱的锁,由三十二条形状各异的粗钢丝所编织而成的锁外观看上去很是脆弱,而且完全没有焊接的地方,但若不是用弦在锁的内部以专门手法进行处理的话是绝对无法开启的,除非进行暴力拆解。

至少这样可以避免有人无声无息地拿走里面的东西,丢失了什么也能够快速察觉。

弦杀术不仅包括杀人的技巧,其中还涉及布置工事,陷阱,野外求生,甚至急救医疗等等各方各面的知识,一个合格的杀手所需要的一切条件都在其中。

妥善地收好木箱,仇无衣坐在干净整洁的床铺上,扬起左手对着窗外的阳光,指缝当中看到的世界狭小得可怜。

正如弦杀术在天衣面前显得威力不足的事实。

难道要放弃么?

仇无衣忽然咚地一声倒在床上,身体一动不动地屏住呼吸,很快整张脸就憋得通红。

"呼……啪啪啪!"

长长地吐了一口气,仇无衣连续击打着左右面颊,让自己从郁闷中清醒过来。

无论如何都不能放弃,因为……这是与父亲唯一所剩下的羁绊了,没有这条弦,自己就真的成为了不属于世界的陌生人。

不知道存不存在弦形的衣骨,世界这么大,未必这种东西就不存在。

如果真的有,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弄到手。

在床上考虑着自己的未来,很快仇无衣就遁入了梦中。

一梦醒来,天色已蒙蒙泛白。

在窗口舒展着四肢筋骨,仇无衣无意中向外望去,看到的却是不少佩戴学院徽章的人从外面返回的情形。

这些人貌似很疲累的样子,多半身上沾染了血迹,但所有人都兴高采烈,如同捡到了什么宝贝一样。

仇无衣觉得有些奇怪,这个时间应该不是晨练归来,区区一个晨练也不可能弄得全身是血,只能认为这些学生是从别的什么地方归来的,而且经历了长时间的艰苦战斗。

看来天衣学院中还有不少不为人知的秘密,仇无衣收起心中的疑惑,按照昨天规定的时间赶到了实战考试的场所。

实际上就是学院中的大体育场而已,赶到之时,负责评分考核的老师们已经全部到场了,坐在专有的位子上相互之间低声交谈着,而要参加考试的学生则站在大体育场中央,没有什么秩序与队列。

在人群中,仇无衣数了数人头,却没看到范铃雨的身影。

果然……是睡过头了吧。

这样的事情平均三天左右就会发生一次,十几年间已经看惯了的东西,现在却再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拿来开玩笑了。

"哼!马上就要开战了,你竟然还敢在这里发愣,胆子不小嘛。"

一个被怒气占据的粗暴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啊?和我说的?"

仇无衣被这声音从回忆中吵醒,疑惑不解地望着身后叉腰站着的大块头。

粗黑的眉毛,与大猩猩差不多粗壮的体格,以及看不出年龄大小的沧桑面孔,这张脸似曾相识,却没有留下什么深刻印象。

"你……在老子面前装什么蒜!"

在报名处曾经被仇无衣伤了面子的大汉圆睁怪眼,七窍生烟地怒吼。

"呃……您哪位?"

惯于在陌生人面前摆出一张笑脸的仇无衣无辜地弯起了嘴角,因为实在想不起来是在什么时候见到这种家伙。

"你给老子等着!到时候有你好看!记住了,老子名叫郭勇!"

面色已被胸中怒火憋得青zǐ,郭勇气冲冲地甩出一句狠话,扬长而去。

"这是有病啊。"

仇无衣挠着头发,还处于五里雾中,依然想不起来任何东西。

如果不是与范铃雨重逢的喜悦占据了他的头脑,或许还不至于把郭勇忘了个干净。

"喂,你来了呀?"

这一次,换成了女孩子毫无拘谨的大方声音。

"期待已久了么……噗。"

转过去的仇无衣不禁偷笑了起来。

范铃雨早晨虽然有好好的洗过脸,几根不听话的头发却翘了起来,可见起床的时候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景。

"那当然,你可别中途被打败了,我会失望的,这里没有人比我更想打败你了。"

没有什么心机的范铃雨并未察觉仇无衣的笑声有什么意义,认认真真地发起了挑战宣言。

"放心,就算是为了你,我也得坚持到最后,另外,这个先还给你,我还欠你九十九倍,以后慢慢还。"

说罢,仇无衣摘下手甲,隔空一掷,丢向不远处的范铃雨。

"你认真的?"

挥手接住手甲,范铃雨反而歪起了头,疑惑不解地看着仇无衣。

仇无衣耸了耸肩,没有回答,挤到了人群外面。

"怪人。"

范铃雨将手甲戴在右臂上,双唇缓缓开启,却只说出了两个字,她觉得这个人的行为着实不可理解,但是一点都不令人讨厌。

随着聚集过来的人数量的增加,老师们终于开始行动了,其中一个大约四十岁上下的中年人站在台上,清了清嗓子。

"参加实战考试的同学们!听好!接下来我要说的是考试规则!"

嗓音洪亮的中年人此言一出,大体育场内顿时静了下来,包括仇无衣在内,所有考生都认认真真地侧耳倾听。

"所谓实战考试,就是考核你们的战斗水准,看看你们有没有资格接受实战班的训练!你们的考试内容很简单,就是一对一的战斗,由我们抽签安排。而让你们遵守的规则也只有两条,第一!不准将对手致死致残,第二!允许你们在战斗中使出一切可以使出的手段!"

顿时场内一片哗然,第一条是理所当然的,但第二条根本就不是规则,而是给出了莫大的自由。

无论多么卑鄙的伎俩都是被允许的,只要能击倒对方就是胜利,如此宽松的条件令不少学生欢呼起来,五大三粗的郭勇也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战斗采取淘汰制,输一场就失去资格,只有进入前八名才能够进入实战班,而且会得到学分奖励,都清楚了吧!"

"清楚了!"

许多考生不假思索地大声欢呼,如同他已然通过了考试。

仇无衣却没有与他们一起大叫,而是默默地计算着参赛人的个数。

排除一些可能是浑水摸鱼围观的高年生,新生模样的有接近百人,虽然只有一级星天衣的也可以参加实战考试,但毕竟拥有二级星天衣的要占多数。

尽管自己的天衣理论上已经达到了三级星天衣的水准,而且还镶嵌着三条衣骨,但自己对天衣的使用技巧还很生疏,况且第三条衣骨几乎无法使用,至少昨天与范铃雨过的这一招就凶险之极,很难说有优势。

其他对手之中,也很有可能卧虎藏龙。

"第一场!仇无衣对郭勇!"

裁判老师高声喊出交战之人的名字,身材粗大的郭勇耀武扬威地往大体育场中央的擂台上飞身一跃,竟有如风吹柳絮般的轻盈,引起了不少掌声。

当郭勇看到另一边慢吞吞走上前来的仇无衣,眼中立刻浮现出惊喜与愤恨相互交杂的神色。

"请手下留情……啊!你是不是我在哪见过?"

当仇无衣看到咬牙切齿的郭勇的时候,这才勉强算有了一点印象。

"少废话!老天有眼,第一场就是你,做好断几根骨头的觉悟吧!"

郭勇全身冒着怒火与怨气,紧紧咬住了牙关。

"开始!"

裁判老师发出命令,擂台下方等待考试的众人立刻将目光全部集中在两人身上,希望从中判断出一些自己的胜算。

"告诉你!你甚至摸不着我一根汗毛!"

早已等不及的郭勇狞笑着连连后退,分明是在退,口气却有着十足的胜算。

"嗯?"

严阵以待的仇无衣也不禁愣了一下。

郭勇巨大的身体在后退之中竟然一点点变得透明,很快就完全消失在空气当中,看到这种奇怪的技法,台下观战的人群也混乱起来。

"这是带有隐属性衣骨的天衣,可能很难应对啊,对面那小子会有点吃力。"

一个老师放下了茶杯说道。

"第一场就出现了隐属性,看来这届新生的水平会前所未有的高。"

另一个老师随之应和道。

擂台上,仇无衣仍然站在远处。

无论是眼睛,还是耳朵,鼻子,都感觉不到郭勇的存在,他不仅是从视觉上消失而已。

这样的敌人……

"你去死吧!"

凶暴的声音忽然从仇无衣背后数寸的地方轰然响起。

仇无衣的呼吸骤然凝滞,时时刻刻挂在脸上的微笑瞬间蜕变成杀气内敛的冷光。

紧紧贴着身体的地方,涌入了一股汹涌杀气。

江门牛皮癣专科医院
银川中医癫痫病医院
大连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保山看白癜风的医院
太极集团
韶关哪家专业治白癜风